成功没有快车道,幸福没有高速路。所有的成功,都来自不倦地努力和奔跑,所有的幸福都来自平凡的奋斗和坚持。

午后的阳光

2022年06月05日 19:14:39 0

“书不读了,收拾东西来打工。”

挂断电话,我和妹妹默默的往家里走去。

正值年后,金黄的太阳光将回家的泥土路烤的火辣辣的。和妹妹一前一后的走着,快到家时她哭了。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,原本打算将家里唯一值钱的牛卖了当她上高中的学费,但这种打算被否决后,继续读书的希望自然是破灭了,而还在读书的我,也无能为力。

到家时,院子里正留着木房的半截阴影。两年来只有我和妹妹假期回来住的房子,不时飘来阵阵霉味,稀疏的杂草凌乱的铺在院子里,无精打采的。房子后的林子里偶尔的一声鸟鸣,更衬托着院子的冷清和寂静。我在县城读高中,寒暑假才回家,妹妹在乡里的初中上学,每个周末都会回来,而每周陪伴她的,是山里静的让人害怕的黑夜。家里有头牛,亲戚家帮忙喂养着,寒暑假我们在家,会把牛赶到家里来喂养一段时间,牛就承担着为我们夜里壮胆的角色。妹妹中考后,我曾高兴的认为,她可以不用一个人周末住这个房子了,卖掉那夜里曾陪伴我们,让我们听到它在牛圈里一点儿动静就不那么害怕的牛,是可以凑够到县城里的高中的费用的。可这一切,都只是我和妹妹的打算。也许是不明白为何我们的想法没能够成功,到家后妹妹一直坐在院子里哭,我提醒她收拾东西第二天要一大早走时,自己也哭了起来,妹妹哭的却更伤心了。没有彼此安慰的话语,孤零零的院子里只有我和妹妹的泪水,而这种泪水,在兄妹之间,显得那样的熟悉,五年前,我们曾以同样的泪水在这个院子里送别辛劳一生的父亲,泪水带给我们的,更多的是不解与无奈。

文章插图

第二天天刚亮,简单收拾原本就没有多少的衣物,从家出发去县城赶长途客车。妹妹没有好的鞋子,她只得穿一双已经很破烂的拖鞋先到县城,再买一双新鞋。离家时,我们走一条很少有人走的小路。在山村里长大,我们并没有多少玩伴,总是就害怕人多,害怕别人取笑,害怕村子里那些呲牙咧嘴的恶狗,不敢走穿过村寨的路。后来离开山村到外上学,但过别人家门前时,还是有诸多的不自在,从家走,或者是回家,依旧习惯走蜿蜒于大山的小路,似乎只有这样冷清的小路才会带给我们自在与安全。路旁满是杂草,刚从夜里醒来的草儿们被点点的露珠点缀着,似乎还未完全清醒时,就被我和妹妹一前以后的脚步给吵嚷着了,这清晨脚步声,似乎还留给它们点点的疑惑。

第一次坐车到县城,妹妹全程晕着过来的。下车时,她憔悴不堪,瘦小的她似乎连说话都没有多少力气。我带她到我上学的校园里走走,刚进校的新生正军训,在操场的角落里,静静的看着那些或走或站的新同学们,她说那里有她的同学,她远远的站着看了他们许久,最后带着诸多的不舍去长途客车站坐驶向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。到店里买了双鞋换掉了妹妹那双从家穿来的旧鞋后,我们就到车站里等她要坐的那辆车了。

客车比原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多小时,太阳快落山时才来。等车时,我给妹妹买了盒饭,她只吃了一小点。其间,有不少的长途客车进进出出,而每辆车进来时,都似乎是妹妹要坐的那辆,心里总会一惊。等到要坐的那辆车来时,妹妹哭了起来,送她上车坐好后,车很快就朝陌生的方向开走了,我则朝另一个方向走回去。

快落山的太阳把山与树的影子都拉的长长的,我无力的走着,送妹妹上车时的那一幕清晰的浮现于眼前。“从未出过远门的她,会不会走丢呢?”我无助的问自己。虽说有人在下车的地方接,可不知道这车什么时候能到,也不知道到了接她的人能否找得到她,万一有什么差错,又该如何是好……不知不觉间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傍晚的风带着丝丝的凉意,拂过满是泪渍的脸时,有阵阵的撕裂感。这一切留给我,还有妹妹的,将会是什么呢?当时的我很茫然。一年多后,妹妹靠打工挣来的钱继续回到学校读书,我们都大学毕业有一份工作时,才渐渐的明白,那些岁月留给我们的,是对生活从未懈怠的执着与努力,是对自己心中梦想的坚持。(作者:宋永华)

上一篇:听雨 下一篇:写给女儿的话
猜你喜欢